何为道自认自己也算个聪明人。要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把整个东部管辖大区当棋盘,把那么多的半神,管辖大区高层玩弄于鼓掌之中。

    所以,当方泽进到他的营帐中时,他就感觉事情好像有点不太对劲。

    而后来当方泽提到了一些他的隐秘事情的时候,他更是发现了事情好像在逐渐脱离他的掌控。

    而一直到刚刚,当他发现方泽连域外的情报,还有他和联邦最重要的秘密都知晓了以后,他终于把这些线索给联系到了一起。

    方泽说的其实没错。他之所以这么仓促的发动针对源骨尊者的计划,除了因为姜承和青萍的离奇死亡之外,也因为这次域外的大变。

    因为极星计划这些年的成绩越来越突出,联邦对域外的渗透也越来越强,再加上有爱好和平的尊者一直和联邦进行情报互换,所以域外不管发生什么大事,联邦几乎都可以在短时间内知道。

    而像前不久大黑加罗公开拍卖神孽控制方法,结果血腥角斗场一方却在拍卖会上袭杀了大黑加罗,从而引起了尊者间大战的事,联邦当然也是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

    再后来源骨尊者做庄劝和,让二十多位尊者休战,联邦当然也收到了相关的消息。

    虽然因为劝和之事的当事人太少(只有那二十几位尊者),联邦无法得知具体的原因。但是他们却也根据事情前后的一些蛛丝马迹有推测出了一些事实:

    源骨在天外天的尊者当中并不是属于强大的那种,所以肯定没有面子能让二十多位尊者罢战。而源骨和这件事唯一的牵扯就是他是大黑加罗一系的尊者。再结合在拍卖会前后,源骨一直否认自己一系拥有神孽控制方法。联邦那边很快就做出了关于整件事情真相的判断:那个大黑加罗很可能有问题。

    尊者们很可能是发现自己被大黑加罗,或者某位伪装成大黑加罗的神秘人给耍了。这才罢战,开始寻找大黑加罗或者那位神秘人。

    而后续传来的消息也果然印证了联邦的推测。

    只是唯一让联邦没有想到的是,因为这件事太重大了,源骨竟然要放弃他在现实世界辛苦打下的两州之地,回归域外。

    虽然源骨降临的事在最开始确实出乎了联邦的意料,但是事后,联邦智囊在细细分析利害得失以后竟然发现这对于联邦是一件好事。

    毕竟,灵界山的承载总归是有上限的,迟早有一天尊者将会大规模的降临到现实世界。

    所以,越早得到尊者在现实世界的战斗力数据,联邦的准备时间就越足。

    如果在得到了源骨尊者的战斗数据以后,再拖个几十年,也许联邦都能造出媲美尊者级的军事基地,或者研究出可以短时间内提高到尊者级战力而且不会陨落的秘术。

    所以,留下源骨尊者,或者至少和源骨尊者进行几次交手,尽可能的收集数据,就成了东部管辖大区的首要任务。

    于是,在这种战略转变下,何为道原本的“限制、封堵、观察源骨尊者”的作战计划,就变成了“侵扰、拖延、与源骨尊者交战”。

    这种战略上的变化,整个东部管辖大区只有何为道和议长骆宿知道。毕竟.....拿人命、尤其是高层的人命收集数据,并不是一件政治正确的事情。

    至于其他州的议长、军事基地的长官和半神。因为他们并不清楚域外发生的变故,也不知道源骨尊者本来也是要回归域外,所以完全被何为道蒙在了鼓里,还真以为何为道是准备驱逐源骨。

    把联邦这段时间的战略计划在脑海过了一遍以后,何为道也不由的把思绪再次放到了方泽身上。

    其实他和联邦的这个计划并不高明,主打的就是一个信息差。所以只要知道域外情报的人都可以识破这个计谋。

    但是话说到这,问题也就来了。方泽是怎么知道这些情报的?

    而且,知道的这么详细。

    要知道,这些情报很多只在尊者之间流传。就连联邦也是和爱好和平的尊者那里换的。

    所以,方泽知道这些情报本来就是一件非常有问题的事情。

    而再结合方泽身边那名实力让自己都感觉到压力的强者,和方泽这些年一直在追查大黑加罗的事情。一个猜测也就在何为道的脑袋里缓缓诞生了。

    他看着方泽,然后试探道,“你....就是那个变身成大黑加罗,一手把天外天搅乱的神秘人?”

    虽然何为道想了很多,但其实在现实里只过去了几秒的时间。所以在方泽的视角中,他只是说破了何为道和联邦的布局,紧接着何为道就猜出了他的身份。

    这让方泽在心中惊讶的同时,也不由的点了点头,直接承认了下来,“对,是我。”

    他这次来见何为道本来就是来摊牌的,所以根本没什么好遮掩的。

    这么想着,他也不由的对跟在自己身边的黑袍人说道,“萤后。摘下兜帽。”

    听到方泽的命令,一直站在方泽身旁的绝颠神孽也缓缓的摘下了自己的兜帽。

    伴随着兜帽摘下,一张绝美的女人脸庞出现在了何为道面前。

    作为界域战场的女战神,萤后的样貌和她的战绩并不相符。她长着一张巴掌大的瓜子小脸,皮肤白皙,碧蓝色的眼睛宛如澄澈的湖水,脸颊上有着点点蓝色的荧光,耳朵细长但外侧弯弯曲曲,有点像是美丽的交人。

    而见到萤后,何为道也算是真正确定了方泽的身份:拍卖会上,巨鲸尊者有展示过自己的八名神孽,所以从域外传回来的情报上,也记录了这八名神孽的身份。其中就有萤后这位美丽的绝颠神孽。

    而现在萤后和方泽站在一起,即使无法100%证明方泽就是那个神秘人,但是却也足以证明方泽和那位神秘人的关系匪浅。

    这么想着,何为道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该开心还是该忧愁。

    他从萤后的身上收回目光,看向了方泽,然后不喜不悲的说道,“方议长说我藏得深,但现在看来,你比我藏的可深多了。”

    说到这,他停顿了一下,然后询问道,“不过方议长韬光养晦了这么久,现在却暴露了自己的身份,肯定是有什么目的吧?”

    听到何为道的话,方泽朝着萤后示意了一下,萤后脸上的狰狞一闪而过,但却还是服从的搬了把椅子放到方泽的身后。

    方泽坐到椅子上,然后看着何为道,说道,“何议长果然是聪明人。我找你当然是有事的。”

    他顿了顿,说道,“我想和你做一笔交易。”

    “交易?”何为道看着方泽,似笑非笑的说道,“说说你的价码?”

    方泽道,“我可以保证在你死后,把源骨驱逐出现实世界。”

    听到方泽的话,何为道却是缓缓摇了摇头,他说道,“源骨本来就会离开现实世界,就算是我驱逐他失败,他也会自己离开。所以你这根本不能算出价。”

    闻言,方泽笑了笑,反问道,“你确定吗?”

    听到方泽的话,何为道像是想到了什么,眉头微皱。

    而就在这时,方泽也缓缓开口说道,

    “源骨会主动离开是因为他们以为那个神秘人还在域外。但是如果他现在知道了那个神秘人已经回了现实世界,而且就在东部管辖大区,你觉得他还会走嘛?”

    “他为什么不杀了曾家老祖和其血脉,或者再血洗几位半神的血脉,多召唤几位尊者来到现实世界,直接来追杀那位神秘人呢?”

    听到方泽的话,何为道的童孔微微收缩,他沉声说道,“你在威胁我!”

    方泽缓缓摇了摇头,“不。这不是威胁。我只是想告诉你,这件事的主动权在我。”

    “我可以选择暴露或者隐藏自己的身份,从而控制尊者们是撤回域外还是降临到现实世界。所以这确实可以作为我的价码。”

    “而且...”

    说到这,方泽身躯一振,身上的登天阶气势爆发。

    感受到方泽身上的气势,何为道心中微惊。

    方泽道,“我已经达到了登天阶。前段时间,在域外的闯荡也让我积攒了足够的资源。”

    “所以我已经可以随时晋升半神。然后脱离现实世界,不管人类的死活。”

    何为道闻言,眉头都深深的皱了起来。

    他深深的看着方泽,然后试探的反驳道,“你既然知道了那么多的辛秘,那么也应该知道包括白擎苍在内的极星计划参与人员,都倾向于真神只能由普通生灵晋升,所以一旦成为半神就代表了放弃成为真神。”

    他目光如鹰隼一般锐利的看向方泽,像是想要看透方泽的内心,“你不是那种愿意止步在半神之境的人。”

    听到何为道的话,方泽不由的哈哈笑了起来。

    他笑过之后,一脸认真的看向何为道,反问道,“那你想要赌一把吗?赌我愿不愿意放弃成为真神?”

    “赌注是人类的命运。”

    “你别说,现在的我可能还真更倾向于留在现实世界为人类而战。但是....我反正有控制神孽的能力,靠着这个能力,我去域外也一定是金字塔塔尖的那一拨人。”

    听到方泽的话,何为道的眉头已经完全深皱了起来。

    方泽说的没错。这是一场赌博。而且是一场不平等的赌博。

    双方的赌注相差悬殊。方泽只是小赢还是大赢的区别,而自己和人族却是微输和满盘皆输的区别。

    这么看来,好像自己其实根本没得选择....

    虽然心中这么想着,但是何为道却是并没有第一时间答应下来。他缓缓站起来,身上的气势开始节节攀升,然后他用自己逐渐变成了金色的眸子紧盯着方泽,沉声说道,“可是方泽。我感觉你好像比源骨尊者,乃至域外的其他半神要危险的多!”

    “今天你敢拿这种条件来强迫我和你交易,那么明天你会不会同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历史军事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