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爆炸过后清歌等人再醒来已经是几个月后了。

    ......

    {该醒了}

    清歌脑海里出现了一道熟悉的声音,缓慢睁开眼刚刚起身救感受到身体无比的疼痛,下意识的伸手想要去捂住疼痛的地方却发现自己浑身都是绷带。

    “这...”

    一开口才发现自己嘴也被布条封上了,正当清歌想要回想些什么的时候突然听到一声东西掉落的声音。

    “清儿...”

    熟悉的声音传到清歌耳中,随着声音的方向看去,清歌一下子都想起来了。

    “师姐...”

    于怀比清歌早些醒来,因为爆炸的时候她离的远避免一些伤害但自身受到的剑伤等等都很严重即使符合在伤口上的邪气随着邪魔消散后消失了但也依然昏迷了很久,也只是在清歌醒来的前几周醒的而已。

    就连如今修养身上的的纱布也是需要不断的更换,灵歌曾不止一次劝说让她好好休息但自从醒来得知清歌的情况后没几天便来贴身照顾了。

    她相信她的清儿会醒来的。

    刚刚开口清歌就被一个温暖的拥抱紧紧缠绕住了。

    “醒了就好,醒了就好。”

    清歌听着师姐颤抖的声音知晓这是担惊受怕后安心的表现,也缓慢的伸出手回抱着。

    “没事了师姐没事了。”

    两人就这样互相抱着互相安抚着彼此腻歪了好一会。

    “我靠清姐你醒了??”

    前来看望的陈晓几人看到这一幕有些格外的惊讶,但转头想想如果是清歌的话那倒也不奇怪了毕竟她们的清姐总是可以创造奇迹。

    听到陈晓的声音二人这才分离,双方的耳朵上都染上了一点红晕若不是陈晓几人的到来恐怕这两人会深入一下了。

    “你这是...”

    在看到陈晓几人的第一眼清歌就愣住了,两个坐着轮椅剩下的身上都还包裹着大大小小的布条。

    见清歌疑惑于怀开口为她解释到。

    “那次爆炸受的伤还未好,陈晓几人活下来是多亏了大哥大姐用命护住的。”

    听到这清歌也慢慢缓神了过来了心中一惊紧接着便要几人向她说明更多的事情。

    当时城墙那边的战况已经有所控制住,虽不得知仙界之人是如何下来的但多亏了她们这才赢了这场战争,而在情况有所好转的时候魔尊便带着几副仙界来的人手找到了清歌她们。

    在大范围搜索的时候并未查看到有邪魔的气息而她们此时又还活着于是魔尊心中便知晓清歌她们成功了。

    但望着这满地的鲜血和残肢多少还是有些难过。

    就为了那么个不是东西牺牲了这么多人。

    而仙界的人帮助她们有了些时日这才回去了,至于去的大能里如今只剩下一个林啸了,但至今还在昏迷中据灵歌说是受了很多致命伤还在压制坚持导致了需要静养很长时间的身体。

    在魔尊陆续带着清歌几人回来的时候城墙内已经是泣不成声了,这一战她们失去的太多了。

    之后的时间可以说整个修仙界都在听着魔尊指挥慢慢恢复着,其他众多的宗主等等都因伤势修养着,只有魔尊在这个时候扛起了担子,但其实她自己也好不到哪去了,只是一直撑着身体罢了。

    在清歌昏迷的时间里,她们在灰土那边埋葬了很多人因为分不清一些残肢是谁的一些血液是谁就只能原地埋葬了,有那么些完好的躯体也都被拉出来单独安防在一旁了。

    陈晓几人在苏醒后便去看望过,她们能活着都是大哥大姐给的,灵歌当时看着大哥大姐身下的陈晓几人眼泪一下子就出来了。

    特别是看到面上挂着的笑容。

    ......

    清歌在消化完这些信息后一时间情绪很复杂,她就这样睡了很久很久都不知道这些事情,于是便提出想去外面走走。

    于怀在扶着清歌上轮椅后便跟着梧桐几人的步伐出了门。

    外面的阳光似乎格外的刺眼,但熟悉的还是那个剑宗门,一样的建筑一样忙碌的弟子们一样的天空。

    不知道为什么清歌鼻子很酸很酸,眼泪顺着目光所向的地方流了出来。

    结束了,真的结束了。

    看到清歌哭了出来于怀也被带动了情绪,她比谁都知道清歌现在在想着什么。

    这边的动静终究是吸引了一些弟子在看到哭的人是清歌后立刻跟炸了毛一样。

    “二师姐,二师姐醒了!!快快去告诉尊上还有宗主!!”

    一些弟子大叫着,一些弟子则围上问候着。

    突然来的热情让伤感的几人一时间都愣住了有些应付不过来了,便趁着机会溜走了。

    “我的妈啊,这...”

    逃过人群的清歌终于是呼吸上一口新鲜的气了,她是真的没有想到这些弟子看见她跟看着肉一样都过来了。

    看着清歌松了口气的模样于怀微微笑着。

    “你啊还不知道,现在她们可是认为你是大英雄啊。”

    “对啊对啊,我们也是大英雄。”

    陈晓接着于怀的话毫不掩盖的夸着但其实是更夸着自己,梧桐看着自家傻蛋如此模样倒也没有说什么她永远都记着陈晓为她做的那些事。

    清歌听到这倒也是明白只是她更认为那些死去的才是英雄,回忆起那场最后的战况她更觉得如果没有其他人根本不可能办到,哪有什么天命之人只不过是起到一个指引作用罢了。

    于怀看着清歌有些惆怅的神色皱了皱眉头开口道

    “如果没有你的话我们聚在一起恐怕也是不行的。”

    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让清歌打了个寒颤,怎么师姐跟她肚子里的蛔虫一样什么都知道?

    “师姐我怀疑你是我的蛔虫...”

    颤颤巍巍的说出来这句话后引来了陈晓几人的笑声,但那人还是用着温柔的眼神看着她丝毫没有生气的模样。

    又过了几日魔尊带着清歌几人来到了灰土安葬的地方。

    这里还是跟之前一样只不过多了份阳光的温暖。

    一路上清歌想了很多要对那些人说的话,但真正到了地方的时候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像什么都能说什么都说不了。

    清歌只能默默的给她们擦着墓碑于怀则在一旁扶着她就这样走过了很长的一段路。

    临走前清歌回头看着这满山遍野的坟头草开口道。

    “辛苦了,真的辛苦了。”

    ......

    转眼时间过去了一年多,清歌等人的身体都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于是一直藏在心底的心事不断促使着清歌行动着。

    她要娶师姐。

    配合着陈晓几人偷偷摸摸的准备了很多东西,但她不知道的是于怀其实都知道。

    终于在那一天清歌用着自己家乡的方法向于怀求了婚,一开始其他人并不明白这什么一般来说提亲然后顺利结婚就可以了,但清歌说这是她家乡那边的习俗其他人便没有再问了。

    而于怀也是顺着她的意思答应后二人一起便一起操办起来婚礼了。

    当天

    清歌和于怀的婚礼可以说是修仙界最为轰动的一场了,几乎所有参加过那场战争的人亦或是听说过清歌事迹的修士凡人都前来祝贺送礼了。

    当天的场面让清歌觉得剑宗门是不是小了一点?

    得知清歌这个想法的江一白差点没气过去,整个修仙界的人都来了能不小吗?

    那一天满世界的红色和热闹的人群都在说着这场婚礼的隆重。

    夜晚

    清歌一桌一桌的敬酒喝了好多好多,一些人看她实在不行了便让她赶紧去陪新娘子了,连化神期的大佬都能喝醉的酒她们可不会放过。

    于怀在房里听见声响便知晓那人喝的很多走路都不稳了便拿下头上的帘子起身去扶那人。

    “嘿嘿嘿,师姐你是我的人了。”

    看着怀里醉的不行的人儿倒是有些可爱匆忙给人送上床后便去弄了一壶醒酒茶喂着床上的清歌喝着。

    但当回来看到床上那人一扇不整的模样于怀一时间愣了神,凌乱的头发搭在红润的面容上倒是另一番绝色了,不知为何于怀下意识咽了咽口水扶起那人。

    “清儿乖喝点茶会舒服一些。”

    清歌本就晕晕的听着心上人的声音整个人更在软乎趴在于怀的怀里不断的蹭着。

    “嗯~~”

    见怀里的人不听话于怀只好自己喝一口,捏着清歌的下巴吻了下去,她可不想做事的时候有人不省人事。

    “唔...师姐”

    最后至于小白,邪魔自曝消失的时侯小白也浑然消散了,清歌醒来后呼唤不到小白心中也大致有了答案,为它制造了一个小白团子后便继续过着自己的生活了。

    清歌知道小白会一直看着自己的。

    完结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
旺仔书屋 南孤阁 御兽:我能赋予词条免费阅读 儒圣顺着网线打人的日常最新章节 西游:瞎眼五百年,弟子全是大妖txt下载 热门文学 书海漫步 狂人小说 118阅读 玉米小说 玉米文学 烟云小说 好看的小说 丝路文学 丝路小说 书香小说 文学之馆 从意外捡漏主神格开始崛起txt下载 合喜免费阅读 孤灯阁 人道大圣全文阅读 灵植:我有词条面板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