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敏突然瞪大了眼睛,他确实查了,还不止一次,第一次查的付斌外甥女,第二次查的就是满德杰的单位。蹚

    闻三儿看着于敏愣住的表情,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惨笑道:“我跟你合作就是个错误,我就不该高看你一眼”。

    “放你妈的屁!”

    于敏当然不会承认自己错了,指着闻三儿鼻子骂道:“你给我把话说清楚!”

    “说什么?”

    闻三儿抬着眼皮埋怨道:“说我一上火车就被控制?说在京城见着你问的那人了?说我在里面受了多少苦?”

    “你在说谎!”

    于敏伏低身子,红着眼睛盯着闻三儿道:“你说人是我招来的,为什么?你说你被控制了,现在呢?”蹚

    “呵呵,还问我?”

    闻三儿冷笑道:“我的单位是正经单位,我做的买卖是正经买卖,我带着粮食和药材,在火车上吃着肉唱着歌,突然就被控制了,你说为什么?”

    “合着还特么怨我了!”

    于敏要被气疯了,现在要说拿刀寡了满德杰都不解恨了,瞪着眼睛要吃人的模样。

    闻三儿被于敏盯着,不退反进。

    “你不是问我现在怎么着嘛,你也看见外面那些人了,知道我是什么了吧?”

    于敏当然猜到了,钓鱼的鱼饵啊。蹚

    “我不信”

    于敏摇着头说道:“你说的话我一个字都不信”。

    “可以啊,呵呵呵”

    闻三儿突然笑了起来,像神经病一样,随后说道:“我人就在这儿,弄死我,我死了,他们的鱼饵没了,你就知道水面上垂下来的是啥了”。

    于敏嘴上说着不信,可窗子外面那些人都是干啥的,他看得出来。

    “你把他们引过来就是为了我?”

    “呵呵呵呵”蹚

    听见于敏的话,闻三儿知道,他的鱼上钩了。

    “你?哈哈哈哈!”

    闻三儿好像听见了什么特别好笑的笑话,手指着于敏笑道:“你……哈哈哈哈”。

    于敏也被闻三的笑声弄的眯起了眼睛,从满德杰不屑一顾的笑声中他听出了对自己的轻视。

    可这份轻视并没有让他难过,反而有几分庆幸,庆幸外面那些人不是奔着他来的。

    其实不用满德杰说了,他已经猜出来外面那些人是奔着谁来的了。

    “你凭什么说他们的目标不是我的?”蹚

    “你算老几?”

    闻三儿突然冷下了脸,怨愤地说道:“要不你再打电话问问,京城最近有多少人没有公开露面了?”

    于敏的眼神突然一凝,随后不敢置信地看着满德杰。

    “很意外吧?”

    闻三儿笑着将手里的书扔在了桌子上,道:“你们在京城的那位“朋友”跟我一样,也很喜欢这本书吧?”

    于敏真的愣住了,那人喜不喜欢这本书他不知道,他只知道那人喜欢钱。

    因为他如果去送书,那准被打出来,只有送钱的时候才见着面儿了。蹚

    “你想说啥?”

    于敏现在心里有些慌,不知道这个杂碎要干啥。

    从最开始的,恨不得杀了这个满德杰,到现在的质疑,心神已经乱了。

    “我想活命”

    闻三儿盯着于敏的眼睛说道:“咱俩都一样,都是小人物,都是生死不由自己的小人物”。

    于敏的眼睛眯着,他并不反对闻三儿所说的话,被骗的事情发生后,他就已经明显地感受到了关哥的疏远。

    如果不是还让他追查粮食和药材的去向,说不定早就不知道埋在哪儿了。蹚

    说小人物都算自夸了,更准确的应该是尿壶。

    “我不信任你”

    “我也是”

    闻三儿很是坚决地回答了于敏的话,并且强调道:“我在京城的根也断了,上面不信我了,我被踢出来了,原因都是你,我也不信你”。

    于敏微微摇了摇头,这个满德杰所说的话没有任何根据,他更相信现实。

    现实就是他的粮食和药都没了,甭管这个人怎么说,怎么狡辩,东西没了都跟他有关系。

    现在这个人突然跑回来,还带着一堆人,告诉自己,后面的老板被人盯上了,这让他怎么相信。蹚

    于敏抻了椅子坐在了闻三儿的对面,问道:“把上次的事情说清楚”。

    “呵呵”

    闻三儿摇了摇头,胳膊肘拄在了桌子上,头微微前探,道:“我确实骗了你,其实我不叫满德杰”。

    于敏的眼神并没有变化,事后他也想了,哪里会有人叫满大街啊。

    这会儿却是听见对面儿说道:“我的真名叫胡启铭”。

    “你!”

    于敏一听对面的说是胡乱起的名就要翻脸,意思是满德杰就算了,这次还玩谐音梗?蹚

    可随后闻三儿的动作却是吓了他一跳,只见闻三儿掏出一本证件放在了于敏的面前。

    于敏还以为他掏枪呢,这会儿见着桌上的证件眯了眯眼睛,身后扒拉开了。

    闻三儿坐在对面说道:“我的名字是假的,可身份却是真的,不然也拿不出公章不是”。

    “你的意思是上次的吴凤贤……?”

    “她是假的”

    闻三儿摇了摇头,苦笑道:“她是工安”。

    “那个周亚梅也是?”蹚

    “周亚梅不是”

    面对于敏的询问,闻三儿摇了摇头,说道:“上车后我就被按住了,从她的反应上来看不是的”。

    说着话,闻三儿看向于敏解释道:“我被押送回京就一直接受审讯,还是不打不骂的审讯,可你知道……”

    “我知道”

    于敏晃了晃手指,道:“这个你不用说,说说那些东西哪儿去了”。

    “我要是知道,还能在这儿吗?”

    闻三儿苦笑着说道:“我这次回来也是带着任务来的”。蹚

    于敏吊着眼睛看着闻三儿,他现在不知道该怎么问了。

    “任务就是找出这么多物资背后的人”

    于敏被闻三儿话吓了一下,不过先前已经猜到这些人是奔着关哥来的,这会儿的反应并没有那么大。

    闻三儿看着于敏不为所动,也停止了解释,人家不想听的话说了也没用。

    于敏见闻三儿又是这个德行,便问道:“他们是谁?工安?”

    “不知道”

    闻三儿摇了摇头,道:“没见过他们穿制服,我连京城的人都没见着,一直带着头套”。蹚

    于敏摇了摇头,道:“我还是不能相信你说的话,我想不出骗我那么多东西的目的何在”。

    “很简单啊,那些东西不是你的”

    闻三儿站起身说道:“我被放出来钓鱼,我不信你身后没有人跟着”。

    这话倒是让于敏起了警觉,他一直都以为身后之人是关哥的,如果……

    “行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我明天再来”

    闻三儿说着话就要往出走,却是被于敏拦住了。

    “你想走?”蹚

    “是”

    闻三儿看着于敏说道:“你如果不想跟我一样的处境,最好不要拦我,鱼饵一个就够了,如果出现两个,其中一个就显得多余了”。

    听见这话于敏的手好像摸着滚烫的水壶一般,倏地收了回来。

    可嘴上还是问道:“那你为什么告诉我这些?”

    “活命”

    闻三儿转过身子看着于敏说道:“如果配合他们我还是要坐牢,我不想,我唯一能逃的机会就是你”。

    “我?”蹚

    于敏好像听错了一般,不知道这人怎么就把逃跑的机会放在了自己身上。

    眼睛看着闻三儿走出俱乐部的大门,骑着车子晃晃悠悠地远去。

    那些他看见的吉普车和自行车陆陆续续地跟了上去。

    可于敏还是发现了不对,有人没走,还在盯着这边。

    这种感觉太熟悉了,就是他一直感觉身后有人的感觉。

    -----------------

    “这么点儿事儿还用你亲自来啊~”蹚

    吴有庆接着李学武电话的时候就知道今天这位来是什么事儿了。

    等在学校等到李学武的时候更是热情地请到了自己的办公室。

    “上次打电话说的,你只要有需要,给我来个电话就行了嘛”

    “那多不好意思”

    李学武接了吴有庆递过来的热茶,笑着说道:“再说了,好久没见了,真想跟您坐一坐”。

    说着话看了一眼墙上的挂画,道:“虽说同是从事保卫工作的,可我就跟您没法儿比了,光是从办公室的文化氛围就没法比”。

    “哈哈哈哈”蹚

    吴有庆手指点着李学武大笑道:“没你这么嘴损的,还想不想找我办事儿了!哈哈哈!”

    “哈哈哈~”

    李学武是故意磕碜吴有庆呢,一个保卫处长,办公室里弄的跟教授似的,可不就是“不务正业、脸上贴金”嘛。

    “我这不是夸你呢嘛”

    说着话站起身仔细看了看墙上的话,笑道:“呦!还真是名家啊!”

    “喜欢?送你了!”

    吴有庆作势起身就要去摘那副画,被李学武伸手给拉住了。蹚

    “君子不夺人所好”

    李学武笑闹道:“您要是真有心送,帮我引荐引荐,我还真就有收藏这个的意愿和爱好”。

    “那没问题啊”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都市言情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