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道士青阳出了城,先是顺着大道往前走了一阵,遇到一个岔口,从小路朝着一群连绵的小山走去。又走了半个多时辰,绕过一个山谷,从后面攀到了山半腰,远远地就看见了一座破旧的小道观。

    那道观破旧之极,也不知经过了多少岁月,朽梁、烂瓦、残砖,并且随处可见修补的痕迹,仿佛随时都能倒塌一般。小道观也是真的小,方圆不过两三丈,甚至连院子都没有,进门就是大殿,只在大殿两侧的角落里才有一点空余的地方,作为他们平时休息的地方。

    大殿里空荡荡的,一眼就能看到边,师父松鹤老道士也不知去了哪里。青阳正疑惑间,忽然一道苍老的声音道:“小杂毛,怎么这时候才回来,你想饿死道爷我?”

    青阳顺着声音来到道观后面,只见一棵歪脖子树下面的石块上,正侧躺着一个邋遢的老道士。那老道须发皆白,穿一身破旧的道袍,身形瘦削,脸色红润,一手拂须,一手枕在脑后,如果不考虑那一身邋遢的衣物,倒也算的上是鹤发童颜。

    这老道士不是别人,正是青阳小道士的师父松鹤真人,老道的旁边还放着一个硕大的酒葫芦,鼻子嗅一嗅,周围飘散着一股淡淡的酒味,也不知师父喝了多少,不到中午就已经是醉眼朦胧了。

    看到老道士逍遥的样子,青阳顿时就满腹的委屈,道:“说我是小杂毛,那师父你又是什么?我辛辛苦苦去外面赚钱,你躺在家里优哉游哉的喝酒,我回来还要给你做饭?还有没有天理了?”

    那松鹤老道士微微眯着眼睛,笑道:“我是你师父,徒弟伺候师父天经地义,我辛辛苦苦把你拉扯大,不就是为了今天?难道做个饭还要我松鹤真人亲自动手不成?”

    青阳小道士却是冷哼一声,道:“这恐怕才是你当初骗我上山的目的吧?老骗子!若不是你,我现在说不定也坐在西平府的贡院里考试呢,要是运气再好一点,一举高中,后半辈子升官发财前途无量,怎么也比在这山上跟泥塑木雕作伴强。”

    听到青阳的话,那老道士松鹤顿时两道白眉一竖,怒道:“你个忘恩负义的小杂毛,若不是师父我当初把你拐上山来,你早就被你那尖酸刻薄的嫂子饿死了。”

    青阳称呼松鹤为老骗子,一点都没有冤枉了他,这个松鹤老道士,年轻时坑蒙拐骗,吃喝嫖赌,偷鸡摸狗,什么样的坏事没干过?否则的话青阳也学不到那一手的妙手空空的本事。

    当然了,松鹤也并没有靠着这这些本事去欺负普通人,这一些都只是他的自保手段而已。江湖险恶,生存艰难,没有一点手段防身,松鹤老道士怎么可能平平安安的活到现在?

    不过小道士青阳的话也不算错,他确实是松鹤十年前从山下拐来的。青阳原本生活在西平府下面的一个小镇,家境还算可以,父母过世以后他就跟着哥嫂生活。只可惜哥嫂不贤,才五六岁就受尽了苦难,挨打、受饿更是家常便饭。

    按照正常情况,青阳还不知道能不能活到成人,后来正好被游历道那里的松鹤遇到,看他可怜,就用了一串糖葫芦把青阳拐到了山上。

    松鹤虽然拐了青阳上山,却也算救了他性命,青阳无法辩驳,只好气呼呼的说道:“那也是你骗我在先,当初你说自己是神仙传人,有许多成仙了道的修仙手段,跟着你能够成为人人羡慕的仙师,我才跟着你上山的,结果你这些年都教了我什么?全是一些坑蒙拐骗的手段,不是老骗子是什么?”

    被徒弟揭了短,松鹤老脸一红,道:“坑蒙拐骗不算本事吗?你学好了照样能够养家糊口。”

    “反正你骗了我。”青阳小道士犹自不服。

    “这也不能全怪我,当初我师父就是这么忽悠我的,咱们道观传到现在,就剩下了这些坑蒙拐骗的手段,我不传你这些传什么?”

    松鹤老道士先诉说了自己的委屈,又道:“道爷我全身的本事都传给你了,如今就剩下破道观和我身边这个酒葫芦,你看上什么都拿去吧?这酒葫芦就是咱们道观的掌门信物,据说还是一件了不起的宝物,我今天就传给你,说不定将来有一天能你能研究出来。”

    从小到大,那酒葫芦青阳不知道研究过多少遍了,从来没有发现他有什么奇特之处,听师父这么说,他撇了撇嘴,道:“又拿那个破葫芦来骗我,谁信呢,你还是继续拿着装酒吧。”

    见青阳不上当,松鹤拿起那酒葫芦,给自己灌下一口酒,笑眯眯的道:“你不要就算了,我继续留着喝酒。小杂毛,还不赶快做饭去?道爷我都快饿死了,又陪你在这里浪费了半天的口舌。”

    刚才两人之间只是习惯性的斗口,并不会因为叫个小杂毛或者老骗子就恼羞成怒。两人相依为命近十年,感情极深,早就已经超越了师徒情分,说彼此是父子也不为过。

    不光是师父松鹤饿了,就连青阳也是饥肠辘辘,进城时带的一点干粮,昨天夜里就吃光了,又赶了一上午的路,早就饿的前心贴后背了,青阳只好冲着松鹤撇了撇嘴,转身进入道观准备午饭。

    青阳和松鹤的午饭很简单,就是简单煮了一点糙米饭,配着一小碟腌菜。青阳把饭弄好,然后冲着后面道:“老骗子,吃饭了。”

    “师父我躺的腿麻了,把饭给我送过来。”松鹤道。

    师父有吩咐,青阳只能照办,他盛了一碗饭,端着来到了道观后面,边走边小声的嘀咕道:“真会使唤人,现在就让我把饭端到跟前,将来要是不会动了,还不知道怎么伺候呢。”

    松鹤似乎耳朵很好使,接道:“谁让你是徒弟我是师父呢,熬着吧,等哪天你当师父了,也可以使劲的使唤他。”

    “哼,到那时我就多收几个徒弟,起码要四五个,一个捶腿,一个扇扇,一个倒茶,一个端饭,羡慕不死你。”青阳道。

武侠修真相关阅读More+

醉仙葫

盛世周公

醉仙葫笔趣阁

盛世周公

醉仙葫免费阅读

盛世周公
本页面更新于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