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依笙酒喝的不少,朦朦胧胧间似乎看到陆歆遥明亮的眸子,她晃着手摸了摸,呲着大白牙傻笑,拍了拍已经喝趴的顾新城,挺着自己的小胸脯“看到没,这是我老婆,漂亮吧”

    陆歆遥也喝了些酒,脸红扑扑的,将脸上的手抓住,不让她捣乱。又将蜂蜜水递过去“乖,张嘴”

    庄依笙晕晕乎乎的点头,明明醉的深,眼里却干净的像是清澈的汪泉,她眼角带着醉酒的红意,咬着嘴唇盯着陆歆遥痴痴的笑。

    陆歆遥心都要融化了起来,怎么有这么乖的小狗,她忍不住伸手捏捏她的脸,语气加重了一些“听话”

    声音像是带着掌控力一般,庄依笙努力控制住自己摇晃的身体,乖乖张开嘴,陆歆遥就一勺一勺喂着她。

    那边宋予萱喝多了倒是安静,头枕在沈暮春腿上,手还不忘攥紧她的衣角,深怕人离开一样。

    陆歆遥看着不由的好笑,问道“她很依赖你啊,看来沈医生很有手段”

    沈暮春狡黠的眨眨眼“哪有,都是些恋爱把戏”

    她低头望向宋予萱,轻柔的帮她揉着太阳穴“叫人来接了嘛?”

    “嗯,钟婉在楼下等着了,现在等顾新城经纪人过来”

    沈暮春点点头,疑迟了片刻开口“南洋的事,我是知道一些的,本想找时间和你聊聊,我家那边已经站队十三军团了,我父母前些日子也和我聊过,希望我跟着过去做前期的医疗站,但予萱这边可能复杂一些,嗯,如果可以的话,她经济公司那边......”

    陆歆遥笑了笑“嗯,我来处理,这么多年还是有些人脉的,再不济咱还有十三军团呢”

    沈暮春目光柔软的看着已经熟睡的人“谢谢,倒是你能去让我感到意外,毕竟听说麦田地产.....”

    陆歆遥打断了她的话“麦田地产和我是两码事,左右不了我什么”

    “那影后呢,我可看过新闻,说那是你的目标”

    陆歆遥沉默了一下,笑了“以前觉得立一个目标,好让自己有切实的生活感,总好过浑浑噩噩机械的生活,现在不同了,我有了想守护的人,自己想要做的事,只觉得过往云烟,散的干净,不过是个名头,拿到拿不到又能怎样,依笙给了我生活的意义.....”

    大约是听到了自己名字,没等陆歆遥说完,脸上吧唧一口,醉醺醺的庄依笙凑了过来撒娇“姐姐,我想回家,想......”陆歆遥唰一下捂住她的嘴“好了,我们这就回”

    第二天庄依笙揉着头醒来,发现自己□□的贴在陆歆遥身上,陆歆遥察觉到庄依笙醒了,于是迷迷糊糊的睁眼,又将人揽在怀中“再睡一会”

    庄依笙蹭着她脖颈,委屈的说道“不要”

    陆歆遥眼神还带着没睡醒的朦胧和迷离“怎么了?”没等来身边人的回复,却是感到身上一双炽热的手在游走。

    少女轻咬着她脖颈的锁骨一路向下,带起了一阵颤栗“昨晚的不算,重新来”

    被庄依笙好一顿闹腾后,陆歆遥一觉睡到了中午,迷迷糊糊闻到一阵饭香,这才醒来。

    庄依笙的手艺一直不错,可乐鸡翅,蒜苔炒肉,清炒白菜,看起来样样都可口。

    陆歆遥还是乏的厉害,忍不住赖在床上不起,打着哈欠,眼角泛着泪滴。

    庄依笙轻柔将人抱起,带进卫生间,亮晶晶的眼眸下,满是认真,照料着她刷牙,洗脸,再将人抱到椅子上,要不是陆歆遥拒绝,她饭都想喂到嘴里。

    陆歆遥小口小口吃着饭“你再这样下去,我觉得我都是废人了”

    庄依笙理直气壮的说“王叔说了,你是我老板啦,我照顾老板理所应当”

    陆歆遥好笑的看着她“怎么感觉我在潜规则你一样”

    少女眼神清澈而明亮,清脆的说着“什么潜规则,我是吃软饭,是老板的小员工,办公室恋情啊”

    “庄依笙”

    “啊”

    “你老实交代,你最近在看什么?”

    庄依笙没察觉到身边的人情绪,还在一脸兴奋的说“看小说啊,什么金丝雀,什么禁脔,我都感觉好符合啊,还有.....”

    脑袋上结结实实挨了一巴掌“把书扔了”

    庄依笙端坐好,乖巧了的点头“马上扔”

    ~

    临近春节,南洋话题的风波本来就没有过去,最近正文府又发了通告,南洋新区正式立项,向各大企业抛出橄榄枝,并且公布了第一批企业名单。

    细心的网友便发现了,其中有一家壹星娱乐公司,控股人就是陆歆遥,引起了一大批网友讨论【这个名字太明显了,都取了第二个字是吧】

    【明明是一心一意的意思】

    【这波狗粮先吃为敬】

    【别拆穿好嘛,给我陆姐一点面子,都是爱情惹的祸】

    可不管人们怎么讨论,陆歆遥那边始终没有回应。

    然后网友们又发现了,整个开发企业名单中,竟然没有地产建筑类,一下子又引起了热议【所以,地基不打了?】

    【没人去盖房子?难道各个企业去了先自己盖房子吗】

    【地产不进去,要正文府自己掏钱盖嘛,不会要增加税点吧】

    【你以为建设南洋的钱从哪来的,不都是从咱北区老百姓手里扣】

    一条#抵制南洋开发#的热搜开始在热榜上往上爬,很多媒体号开始带起节奏【用北区的钱,养活南洋的人,养虎为患】

    【南洋应该成立新区嘛】

    【新区人口迁移后是否还属于北区管辖】

    【税收增长背后的原因】

    【南洋究竟值得与否】

    各大水军开始带起节奏,将北区与南洋拉成对立面,又分析南洋的地质情况和所属资源,各大地产建筑类公司也纷纷发出声明——南洋不适合基建盖房,地质类报告也随之发出,上面甚至还盖着地质局的官方章印。

    如此大规模的煽动,反反复复屠榜半个多月,杜平这边长抒短叹的,揉着眉,南洋是由以十三军团司令李晋强发起的,总审批是通过了,但高层一直有人企图拖延,如今舆论形式一边倒,十三军团又属实不擅长宣发类,即使想要联系成熟的媒体公司,也发现这些公司大多都依附于地产类而活,基本把路堵死了。

    就是这一筹莫展之际,杜平接到了陆歆遥的电话,这才又露出了他恐怖的笑容。

    除夕夜前夕,金娱奖颁奖典礼开始,这个典礼的含金量对于各类艺人和公司来讲都极其重要,不止是身价翻倍,更是一种巅峰的认可。

    这样权威的典礼上,在多年的历史中从未有过缺席,而就在今天,凭借着《王天下》的热映,陆歆遥终于一举拿到金娱奖年度影后的她,缺席了。

    金碧辉煌的舞台上,摄影机对着空着的座位,上面写着陆歆遥的名字,而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离开了。

    白色的轿车上,陆歆遥穿着嫣红的晚礼服,精致的妆容下是一张焦急的脸庞,即使是这样她依旧耐心的说着“嗯,你人有没有事?”

    “那就好,可是高压锅怎么会炸?”

    “睡着了就睡着了,人没事就好”

    “没关系,我回家路上了”

    “奖啊,拿到了”

    “好,你乖乖呆着,我马上回去”

    路上车水马龙,经过的巨大商场荧幕上正在转播着颁奖典礼的画面,屏幕上的人打着圆场说着歆遥大概是太过于激动了,毕竟是她梦寐以求的,这个奖我就替她领了。

    车上的人,嘴角噙着笑容看着,绿灯亮起,车窗摇了上去,缓缓向前开着。

    明天就是除夕,街上两旁的树枝挂着各种年味的灯饰,各种叫卖对联的,灯笼的小摊做着最后一天的处理,热热闹闹的围了好多人。

    家里有个糊涂蛋想庆祝自己得奖,忙活了一天,做了一桌子饭菜,结果高压锅炖鸡时,不小心睡着,导致高压锅爆炸,索性只是砸坏了个厨房。

    心里满是担心的她,早已忘记得奖的事,满心想着不知道多累啊,能睡那么久,陆歆遥撇撇嘴,想起昨天,嗯,确实累到了。想着嘴角噙着笑意,果然还是要放在身边才行。

    不等陆歆遥缺席金娱奖的热搜发酵,在第二天的除夕夜中,陆歆遥发了星微,图片是庄依笙陆歆遥和王志强三人在吃年夜饭,配文:下次过年就是在南洋啦!

    庄依笙转发:那明年要吃的比今天还要好。

    沈暮春转发:我宣布我多带两个菜

    宋予萱转发:家属带了,我就不带了,我还是负责生火吧

    四人的星微再次炸了热搜榜,又将南洋的话题推到了高峰。

    沙发上庄依笙一遍遍更新着顾新城主页,五人的群停在了新年快乐的话题上,再也没有响起。

    陆歆遥将洗好的水果端了过来“新城还没发是吗”

    庄依笙撅着嘴,有些落寞的点点头。

    手机亮起,宋予萱声音传来,带着些难过“哎,这小子啥意思”

    陆歆遥望着窗外“我们要尊重他有自己的选择”

    庄依笙抱膝坐在沙发上“他会来的”

    宋予萱那边有些烦躁的说道“要不我给他打个电话”

    “别了,再等等”

    窗外烟花砰砰砰的炸开,照亮了夜空,绚丽而灿烂,电视的春晚里,大家都互相喊着新年快乐!然后载歌载舞的庆祝着。

    手机提醒再次亮起,星微上——顾新城:所以就差酒了是吧,那我来酿吧。

    烟花一个接一个,整个城市像是披了层红绸缎浓妆艳抹着,家家户户灯火通明,窗户上映出的庄依笙手舞足蹈的模样,陆歆遥宠溺着笑着伸手将人抱在怀里。

    金兰之家的群信息亮起:岁岁常欢愉,年年皆胜意。

    一起回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暂未分类相关阅读More+
本页面更新于2022